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

English

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校友之窗

Alumni Window

曾为湖大人 一世校友情 共聚湖南

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 校友风采

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江荣汉:立德树人培桃李,奋进担当育栋梁

【 字体:
2021-07-21 13:28 团委宣传部 阅读次数: 次



                    江荣汉(左一)

人物简介

江荣汉,男,1937年生,中共党员,教授。1961年大学毕业后分配至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从事教学科研工作38年,曾任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电气工程系(即现在的学院)主任,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学位委员会委员,湖南省电机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及多家学术刊物编委或学术顾问等。1982年~1984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进行为期两年的访问学习研究,师从IEEE Fellow。主要从事电力系统可靠性等方面的研究,著有中英文学术论文、专著、教材与设计、实习和实验指导书等共百多篇,学术论文被国内外多种权威检索系统收录。曾多次获得省部级科技成果奖、优秀论文奖,教学质量优秀奖,优秀教材奖等,被授予湖南省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92年10月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采访回忆

1958年,中南土木建筑学院决定恢复原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曾设立的几个系:电机系、机械系与化工系,从已有的55级与56级学生中抽调60多名学生去国内相关院校代培,以便毕业后归来任教。1958年8月,读完大二的我,被告知我与其他3名同学将调往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系代培。我服从组织安排,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就读三年,1961年毕业后谢绝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挽留,回到了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从事教学研究工作。


四处奔波,开辟实习基地

为适应电力专业培养五年制学生的要求,教师应加强学习,特别是要加强对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学生在五年内除了理论学习以外,还有两次设计(课程设计与毕业设计)和三次实习(认识实习、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设计与实习两环节,实践性很强,实施也很难,因此必须要创造实践环境和建立实践基地。

1962年~1966年,电机系领导安排我担任系生产实习秘书,主要任务是建立实践基地,推动教学实践环节的实施。为此,几年中我走遍了湖南、广东与湖北三省的水火电厂、调度系统、修试厂和电力设计院等。特别是到株洲电厂参与电气运行,到长沙勘测设计院参与水电站的设计,参与修试厂的维修与试验等。全面体验电力系统的运行和掌控基本操作技能,熟悉电力领域并结识相关技术人员,为教学和建立实习基地打下良好的基础。到1965年上半年为止,电力专业圆满地完成了电力58级、59级与60级共六个班的理论教学、两次设计与三次实习的任务。

这几年中,我在外跑得多,在家呆得少。家居长沙的父亲生病卧床,1964年底病情恶化。我从武汉出差归来时,父亲就不能进食了。1965年春节后不几天就病故了。我没有出席葬礼,因为需要到广州去带电力60级毕业生的毕业实习。1965年全校教师下乡“四清”,电力专业只留3个教师带60个毕业生实习,我是3个教师之一,带20个毕业生到广州新丰江水电站实习。1964年底就计划安排好了,日期订了,车票买了,不得更改,故我不能为父送葬。

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室是对电力系统进行模拟和研究的实验室,上世纪70年代时只有哈工大、清华、西安交大与华工几个高校有。其机组由苏联设计,由所属一机部的上海电机厂制造。由于需求量极少,故转由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属一机部)电机厂生产。这对我们来说是建立动模实验室的极好机会。当时经费困难,决定由我向主管学校经费的寇副校长反复申请,终于取得18万元经费,制造了三台机组。经教研室多位老师几年的努力,终于建成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室,算是为今后科研教学工作的开展作出了贡献。


大抓科研,推进学院发展

在科研方面,上世纪70年代,我首先参加了220kV简易开关的研制并主持了电力电缆故障探测的研究。这两项研究都有实用价值,特别是后者。原来某保密工厂的一千多米长的10kV直埋电缆,发生故障,要用一个连的兵力挖出电缆,找出故障点进行处理,然后再埋入地下,大概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费时费力,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我们经过多次调研,选择多种方案,进行大量测试,终于找到了利用电磁波测出故障电缆长度、电缆路径和故障点深度的方法,并研制出了测试仪,1978年获得了省科技大会奖。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选拔一批中年技术骨干出国访问,由国家教委组织,经过层层选拔与考核,我成为其中一员。1982年~1984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研究访问,师从IEEE Fellow,进行电力系统可靠性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结识了一些专家教授,学习了一些新的教学理论与手段。

归国后的次年,学校任命我为电气工程系(即现在的学院)主任。

科研工作是我系的一个薄弱环节。这对学术性高校而言是个严重问题。新班子集思广益,下决心抓科研,要求各教研室抽出一定力量投入科研。经过共同努力,系里新增科研项目不少。

我从事的“可靠性分析”方面的研究在国内也开始逐渐成为热门,我和我的团队(涉及系里的几个专业)先后承接了有关变压器可靠性的国家“七五”、“八五”等多个课题,其中获得湖南省级奖的五项,部级奖的两项。这些成果受到全国变压器行业与电力部门的关注,纷纷邀请我们做专题报告和举办短期培训班。当时我们为设计、运行及生产单位做报告、讲座和短期培训约40多次,受到了欢迎和好评,充分体现了科研带来的社会价值。

科研的后续工作是撰写研究报告、鉴定材料与研究论文等。八、九十年代我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被国际国内多家检索系统收录,充分反映了其学术和社会价值。研究成果融入教学,也提高了教学质量。在全系大力开展科学研究的基础上,也开展了与国际的合作和交流。我们先后接待了多名外国专家来系里讲学。包括英国两大学的三位教授,美国ASU的一位教授,以及俄罗斯的三位教授等。校与校之间、学校与厂矿间的交流更加频繁了。

为了提升青年教师的学术水平,1989年我代表学校赴英国,与英国的Strathclyde大学签署了培养访问学者的合作协议,我们先后派出4名青年教师到英国留学,并收到了有关电力专业的数十本书籍和资料。

我国电力工业发展很快,电力科学也发展得很快,促成了全国高校电力专业每年学术年会的召开,也促成了天津大学、清华、湖大等六所高校创办《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学报》,我是第一届编委与学术顾问,此外还担任过《电工技术学报》、《湖南电力》等多种刊物的编委。

随着这些进步,我系博士点有了,硕士点多了。看着电气系一步步的向前迈进,我由衷的感到高兴。尽管这让我失去了一些:

当时学校每周仅有一次休闲活动,即星期六晚放一场电影,可我从来没看过;两个儿子,不到半岁,就放在学校幼儿园,我从来没接送过;从小学到高中,湖大子校召开家长座谈会,我从来没去过。外出带实习和科研调研到了景区,也从来没旅游过。(比如去了北京许多次却未去过长城,直到1982年出国访问前,才随团队组织出行。)

我失去了一些,但我也达到了我所为之努力的目标:电气系的发展与进步!


教书育人,培养栋梁人才

从教三十多年,对待教学,我是严格认真的,课堂授课,课前充分准备,广泛涉猎国内外文献和生产实际,然后撰写讲稿。每次讲习必有更新。讲课时注重逻辑关系,引用新颖和实用的实例,并配以清晰的板书,故学生很喜欢听我的课。“电力系统可靠性”本是选修课,后来两个班学生都选了,而且还有多个青年教师和外单位人员慕名来听课。

带实习很辛苦,我却乐在其中。实习对工科学生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一环,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途径,是培养学生动手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桥梁,是毕业生顺利走向工作岗位的准备。带实习前,我会提前下厂(站)摸清情况,制定计划;安排跟班运行,组织分析讨论和专题报告。记得曾经有一水电厂一台互感器多年前发生爆炸,爆炸原因一直没有弄清。我们实习队下厂后,老师、学生和技术人员经过反复分析和讨论,最后终于理出了头绪,圆满地解决了这道遗留多年的难题。

指导研究生是另一重要环节。研究生教学的第一步是基础理论课的选择与学习,指导其选择1~2门与研究课题相关的理论课程;第二步是课题研究和撰写论文。我将大的课题分成若干子课题,根据学生自身特长和兴趣自己选择或指导其选择。

确定课题以后,首先带他们到图书馆检索资料,找到相关课题的研究动向与参考资料。当时网络还不发达,书面检索是唯一的途径。通过中、英、俄、日的检索系统,找到相关资料;通过学习、交流与解惑,研究一步步深入,结合研发课题和实际调查,找出相应的研究方法和结论,反反复复,做出了一些成果。集体讨论每周一次,定时举行,研究组全体人员都参加,包括老师和研究生(甚至还有进行本科毕业设计的学生)。使每个参与者都了解全局,集思广益。其中我和一研究生的论文《大型电力变压器故障机理分析》发表于《中国电机工程学报》,国际权威检索系统IEE、EI、SA的EEA与CCA等五处收录,获省电机工程学会等多项奖励。

学生毕业后,走向各自的工作岗位,数年后成长为各单位的技术骨干与中坚力量,很多都当上了电网公司、电力厅局、设计院的领导或总工等。

我的孩子是学生,我自然视我的学生如我的孩子。关注他们的学习、关心他们的思想、健康和生活,学生也把我视为他们的亲人。他们有过不去的坎,会与我谈心。曾有学生家里遇到了不测的灾难,极其困难,我拿出钱款应急(后来都还了);学生被褥洗不动,也会拿到我家里来洗晒。节假日我还邀请我的学生来家里聚会,少则2~3人,多则10余人,大家一起包饺子,非常热闹。

总之,我的工作尽管紧张,但井然有序;生活虽然平淡单调,但精彩快乐。送走一批学生,又迎来另一批学生,活得很充实。党和国家对我是肯定的,给予我多种奖励(科技成果奖、论文奖,教学质量优秀奖,优秀教材奖等等),授予我湖南省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等,我很知足!


图文 | 白杨 孙文滨 王佳琦 杜杲娴 马楚航

编辑 | 秦梧桐

审核 | 江亚群  李勇  彭琪淋



常用服务
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邪恶无翼色彩全集母系-邪恶道琉璃神社